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 >>  监狱窗口
监狱警察,为什么你们的鼻子那么长?
文章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 2018-04-08

匹诺曹的故事 ,大家都耳熟能详
主人公是一个说谎话鼻子就会变长的小木偶
愚人节之际
监狱警察们都摸摸自己的鼻子吧
是不是惊讶地发现
咦,自己鼻子怎么变这么长了呀!?

 

“谎言”之一“女儿,你不是在住院吗?”
   最近,重庆市女子监狱党委书记、监狱长朱德华同志有些犯愁,为啥呢?因为她用美丽的谎言“欺骗”了自己母亲,老太太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   就在今年3月,朱德华已经连续耳鸣耳闷数日,可为了在两会期间确保监狱安全,她一直忍着病痛未请假就医,好不容易找了一个休息日来到医院,经医生一诊断,被确诊为突发性耳聋,而且程度还比较严重,医生建议她留院治疗,以做进一步观察。
谁知第二天,医院就找不到她的人影了。原来,她一直惦记着监狱的安全稳定,两会期间容不得半点马虎,在接受一天的短暂治疗后,朱德华手腕上还戴着住院病患手环,就急匆匆的赶回了单位。当朱德华接到母亲关切电话时,她连忙说,“妈!我在医院住院,好着呢,您放心放心!”
   这种为了让家人安心的“谎言”,朱德华自己都记不清说了多少回,身为监狱的大家长,她肩负着沉甸甸的责任,大家与小家,天平的称还需要她自己来做好平衡。

“谎言”之二妈妈,今天不是不加班吗?

   深夜里的楼宇,常有一盏灯亮着,灯下是女子监狱团委书记曹俊燕伏案加班的影子。

   监狱共青团、宣教工作一直是曹俊燕在挑大梁,写稿审稿、做策划谋宣传是她的日常工作,一天里最多写稿8000字,最多审稿13篇,同时面对7、8项工作要处理,加班熬到两三点那是常态。为了哄孩子写作业,她经常都会对孩子说“妈妈今天不加班,陪着你”,可等到孩子一睡着,她就摸索着起床,打开书房的小夜灯开始了自己的工作。
   2018年除夕夜,曹俊燕反复高烧至39度,但除夕的钟声一过,她又挣扎着从床上起来,照例打开小夜灯准备审核监狱自媒体发出的“除夕特刊”稿件,哪知一回头便听见孩子睡眼惺忪发出的声音,“妈妈,你不是不加班吗!?”

“谎言”之三“今天家长会,你又没来!”
   要说最“伤害”女子监狱一监区监区长余元春的一句话,估计就是孩子班主任对她说的“我还以为这孩子是单亲家庭的呢。”
   每一年,余元春女儿过生日,她都会承诺孩子,“今年妈妈一定陪你过生日!”但是,这个承诺的失信率几乎达到了80%。因为余元春总是被监区里各种各样的工作占去了时间,回到家时孩子早已经吹完了蜡烛。无独有偶,每一年,到孩子要开家长会时,余元春也大都会信心满满地告诉女儿,“妈妈这次一定能参加你的家长会!”然而,这个承诺的失信率却高达90%,每年的家长会毫无例外的是爸爸出席。习以为常,每一年,余元春都高高兴兴答应和女儿一起过自己的生日,但是这个承诺的失信率几乎是达到100%,因为余元春的生日在大年初一,作为监区主要领导的她更多的是选择坚守岗位。
可以说,余元春参与了多少个服刑人员的人生,就缺席了多少次女儿的童年。

   “我不累!”
   这也许是监狱警察说过最多的“谎言”
   彻夜值班,面对任务,“我不累!”
   熬红双眼,面对家人,“我不累!”
   教育攻坚,值班加班,仍然是“我不累!
   他们的“谎言”其实只为了让一件事变得真实
   那就是将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

监狱人民警察
其实也是一个平凡的职业
和诸多工作一样
有热血挥洒、有激情奉献
可又和诸多工作不同
常常是一天24小时的封闭值守
这里隔绝了移动通讯
隔绝了灯红酒绿
隔绝了对家人的陪伴
许多监狱警察将一辈子都奉献给了监狱
他们背负使命
战斗在高墙内
为的是帮助那些曾经犯错的人
洗涤灵魂、重塑新生
为让更多的家庭破镜重圆
为让社会更多添一份安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