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 >>  警营风采  >>  警察文苑
幸福离我们有多远,就是回家的距离
文章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 2017-09-05

   我是一名监狱人民警察,在工作中,我面对的是形形色色的服刑人员,我以聊天的方式试着走进他们的生活,探索他们真实的内心世界,了解他们真实的内心情感,引导他们在改造中心生希望,走向新生。  
   我经常会带服刑人员去监狱会见厅接见他们的亲人,会见厅外墙上的一句标语“幸福离我们有多远,就是回家的距离”打动着我的心。返回监区后我时常在与服刑人员聊天的过程中问及他们:假如幸福有一定的距离,那么,这个距离有多远?大多数服刑人员挠挠头又红着脸不好意思摇摇头,不置可否。而只有少数的服刑人员对幸福的距离有着不同的理解。  
   小眼镜儿,原名姓付,犯网络诈骗罪,因年龄小,个子小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方框眼镜,因此服刑人员送他一个“小眼镜儿”的外号。说话之前,小眼镜儿习惯性地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,说有车子、房子、票子,幸福的距离就触手可及。王某,犯盗窃罪,二进宫,口齿伶俐,皮肤较黑,但却一脸认真的说:幸福的距离就是一墙之隔,高墙内,是失去自由,高墙之外,却是拥有自由,如果人生可以重新来过,我真的不会第二次进来。后悔归后悔,但木已成舟,只能面对,不管怎样以后打死我也不犯法了。王某的话让我沉默良久,但愿他说的是触及灵魂后的所悟所得。陈某,犯故意杀人罪,方形脸,微黑,平时少言寡语的他这次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缓缓开口,他说:我的家在农村,三代单传,从小家境贫寒,遭人白眼,受人欺辱。这次我杀的那个人就是曾多次打得我父亲下不了床的那个,我后悔自己犯罪。因为我患病的母亲无人照料,前半年,父亲为母亲买药,在过马路时被汽车撞飞,当场死亡,不久母亲也相继离开人世,父亲的咳嗽,母亲的唠叨,我再也听不见了,永远也听不见了,没有了父母,幸福也离我越来越远,遥不可及。看着陈某噙满泪水的双眼,我的心一阵莫名的抽搐……
   周末轮休,我照常回家,刚一进门,顽皮的女儿就抱着我的大腿撒欢,我装着很凶的样子吓他,她却调皮地跑开了,童真的笑声在整个客厅里回荡。母亲掸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,慈祥地望着我们说:“刚刚好,可以开饭啰!”妻子则与往常一样,接过我手中的包:“回来了。”我点点头,看着体贴入微、满眼柔情的妻子,幸福之感由然而生。一切如常,我的心中却涌动着一种异样的感觉,当一家人围坐在餐桌上,一桌的饭菜,一堂的欢笑,一屋的浓浓亲情……那一刻,我心中有了答案,幸福不需要奢侈的生活,也不需要获得更多欲望的满足,在一些寻常的细节中。如果能用心去体会就会发现,再平淡的生活,也有幸福的存在,原来幸福有多远,其实就是回家的距离!
   难眠的夜晚,我想了很多,等到下次再与服刑人员聊天时我会告诉他们我心中的答案,我还要告诉他们好好改造,珍惜自由,珍爱亲情,珍爱他们阔别已久的家……

渝州监狱 钟 晓